打造珠海横琴特色,实现多方互联共赢

日期:2021-10-14

——专访珠海先进集成电路研究院院长暨珠海先进集成电路股权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龚斌博士

作者:PSDC主编 刘洪
 

 
2021年9月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建设总体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在明确横琴粤澳深度合作区(以下简称深合区)战略定位和发展目标,将其全面升级为促进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的前沿的同时,对相关产业进行规划布局,提出了一系列具体务实举措。《方案》特别强调了深合区要大力发展集成电路、电子元器件等产业。
那么,作为吸引全球集成电路优质创新资源落地集聚和融合发展的主阵地,未来深合区将在服务国家构建新发展格局方面将发挥怎样的支撑作用,又有哪些具体方案呢?带着问题记者与珠海先进集成电路研究院院长暨珠海先进集成电路股权投资基金创始合伙人龚斌博士进行了深度交流。
 

龚斌博士
 
搭建产业平台一拍即合
2019年12月,为搭建一个集成电路产业促进平台,珠海市政府国资委和专业团队发起成立了珠海先进集成电路研究院有限公司。研究院由国资委指导,珠海三大国企都是其股东,包括珠海格力集团、大横琴集团和华发集团。龚斌博士介绍说:“研究院是以市场应用需求为导向,按照企业化模式管理运作,是以产学研一体化推进新兴产业技术研发的机构。”
研究院立足于珠海,主要聚焦集成电路业,按照“研究院+基金+园区”三位一体的发展模式,通过五个手段——智库、招商、孵化、投资、研发——来促进珠海和横琴集成电路产业的发展。
龚斌博士表示,集成电路产业是关系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全局的基础性、先导性和战略性产业,也是加速数字经济赋能升级、支撑新基建高质量发展的核心产业。在国内外政治经济局势愈发复杂的当下,我国集成电路产业面临更加复杂的全球竞争环境,更需要加快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更加主动融入全球供应链和价值链。
 
开放合作前哨前所未有
到目前为止,国内很多地方都加大了集成电路产业的扶持力度,相关园区比比皆是,如上海的张江、临港,深圳的前海,还有西部的一些,深合区如何做出自己的特色呢?
龚斌博士回答说:“深合区是面向澳门及葡语系国家开放合作的前哨,已经成为我国集成电路等尖端科技领域主动融入全球供应链和价值链的重要关口区域。”根据促进澳门多元化发展的指导思想,横琴作为国家对澳服务的主要载体,也是澳门集成电路创新科研成果落地生根、开花结果,转化成实际生产力最便利、最适宜的新空间。这也是深合区推动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的现实基础和一大特色。
他介绍说,一直以来,澳门在集成电路领域具备全球领先的创新竞争力,如澳门大学有一个模拟与混合信号超大规模集成电路国家级实验室,在亚洲这样级别的实验室只有两家。澳门大学培养的数模毕业生在国内比较抢手,在IP领域也比较领先。澳门大学跟国内产业化走得比较近,和华为等国内设计公司有深度的合作。现在,该实验室在横琴成立了分部,旨在推动一些集成电路项目的产业化。
横琴已成为承载澳门集成电路创新资源最便利、最通畅的区域,未来随着更多集成电路企业落地横琴,将充分利用澳门集成电路前沿创新领域的策源优势,积极探索新技术新范式的产业化可能,助推澳门经济适度多元发展。
此外,毗邻澳门还便于吸引国际化人才,特别是新加坡、韩国或中国台湾的人才到澳门或横琴创业,他们可以享受澳门的一些政策,人才政策或税收政策都是澳门非常大的优势。
充分深化与澳门在集成电路领域的合作是我国更加紧密地与全球集成电路创新链互动,打通国内大循环,树立我国在集成电路产业国际大循环中主动地位的关键,而澳门也将在整个半导体产业链扮演重要的角色。
 
四大功能真抓实干
龚斌博士介绍道,研究院成立之后,围绕四个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可喜的成绩。
首先是研究院以政府智库为基础,推动珠海整个产业规划和产业政策,包括制定一整套招商计划。目前,研究院也在帮助深合区执委会调研并出台《横琴深合区三年集成电路行动规划和产业政策》。研究院还承担了一些政府智库职能,以丰富的行业经验支撑珠海市政府在重点集成电路项目落地上的决策。目前珠海很多相关部门或各区引进的集成电路项目基本都由研究院评审和把关。
第二是招商,以项目引进为主要抓手,一年多来研究院配合珠海国资国企引进集成电路企业30多家,总投资超过30多亿元;引进落地企业10家,其中国资投了7家,资金达18.06亿元。根据最新估值,这些企业的持股价值达87.44亿元,18个月实现4.86倍的投资增值。其中还有8个项目的总部或南方总部已设在珠海,这个成绩在全国集成电路投资领域也应该是屈指可数了。
在招商过程中,研究院特别注重“以投促引”和“以投促产”,即促进珠海整个产业链的完善,在项目选择上提出几个面向,坚持补链、强链、稳链的原则,面向国际国内企业龙头招商,面对重大发展平台项目引培,还有面对未来战略性新兴项目的引培,以及面对高投资回报率项目的引培。这方面的例子包括:芯耀辉、壁仞科技、芯动科技、集创北方、拍字节等,涵盖IP、GPU,驱动IC、MOS等集成电路关键领域,填补了珠海产业链上的项目空白。
第三是孵化,目前澳门四所国家重点实验室横琴分部全部启动运营,2020年新孵化澳门创业项目260个,同比增长113%。截至2020年年底,深合区已吸引集成电路产业相关注册企业超过400家,在高速接口IP、GPU、显示专用芯片和MEMS等领域涌现出一批重点集成电路企业,部分领域技术接近或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第四是投资,2020年深合区实现了设计产业10亿产值的突破,占到珠海全市的57%,证明了横琴发展集成电路产业是成功的,也为深合区重点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奠定了很好的基础,积累了经验,目前研究院股东大横琴集团在深合区打造的粤澳集成电路设计产业园入驻企业已接近10家。
 
以投资眼光引进项目
在集成电路项目引培方面如何选择?这方面龚斌博士还是颇有心得。他认为,第一是特别强调用投资的眼光引进项目,之所以提出以投促引和以投促产,因为投资对项目的要求非常高,其核心是要能够和企业共同成长,并取得投资上的收益,这对企业的技术、产品、市场、团队都会做非常严格的判断。所以要用投资作为整个项目引进和培育的抓手,严把项目关。
第二是项目的维度指标,要求它一定是珠海产业发展需要的。而不是来一个项目就要引进,要对项目有“火眼金睛”的精准判断。判断标准则是这个项目对珠海整个产业链的构建有价值,同时对中国集成电路产业链和供应链的重构也有价值。作为区域发展集成电路,一定考虑在未来中国新的产业格局中自己的位置,防止低水平的投资和建设。
另外,如果是对产业生态构建有贡献的企业,可以降低对它盈利指标的要求,比如一些产业公共平台项目,会降低投资方面的要求。珠海国有投资平台和产业基金,对这些项目也有一些让利和扶持,以增强珠海引进企业的竞争力。
珠海还出台了针对性比较强的集成电路产业政策,从企业的落地到企业研发,到企业做大做强和人才都有全流程的政策支持,特别是对重大项目的补力度比较大,例如对5亿以上的封装制造生产类项目,对产业化实际投入补贴达30%;对研发类的GPU、IPU等高端芯片的研发也给予一些补贴。
 
优势是“从0到1”
龚斌博士指出:“国内很多城市都在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很多省、市也都出台了一些规划,很多规划大而全,但忽略了集成电路整个产业链很长,投资周期长,技术迭代快,市场需求变化快等因素,发展集成电路产业对技术、人才、资金、政策、环境等的门槛要求都非常高。如果城市找不准自己的产业定位和发展路径,最后很难形成规模和生态。”
因此,横琴深合区的产业定位将考虑这些因素,作为新开始发展集成电路产业的地区,要做的事情是“从0到1”,而不是去和上海张江或北京、深圳竞争,而是要找到自己的优势,解决0到1的问题。深合区最大的优势就是国家赋予的政策,主要体现在税收方面。目前出台的粤澳深合区合作方案明确按照15%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对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税赋超过15%的部分予以免征,这是最利好的政策。
在区域优势方面,横琴是粤港澳的结合部,在当今集成电路供应链日益割裂和逆全球化趋势下,横琴可以更充分利用澳门和葡语国家的优势,加强集成电路产业链的国际化合作,成为中国新国际化的桥头堡和集成电路产业双循环战略的一个支点。
产业优势方面,珠海和横琴及澳门有一定产业基础,去年年底横琴注册的企业有400家,高速接口IP、GPU、专用芯片、MOS高端芯片都有布局。澳门大学的模拟和混合信号国家级实验室横琴分部也将引入更多创新资源。
营商环境的优势也很明显,横琴深合区政府是开拓性的,另外横琴经过10年建设,产业空间非常成熟和完善,有利于吸引国内外科技团队或项目到横琴落户、创业和发展。
 
做大做强设计,联动制造
集成电路产业不仅包括设计,还包括芯片制造、封装、材料等等,深合区的轻重取舍又是如何定夺呢?龚斌博士认为,虽然数据显示我国设计企业有2000多家,但实际上活跃的应该只有10%-20%,而且同质化竞争或低端芯片设计公司的数量非常多,未来这些企业的竞争力非常堪忧。
关于产业选择,他回应说:“这也涉及到发展策略问题,集成电路产业发展路线一般有两种,一种是通过制造来带动整个产业链,比如上海的中芯国际、无锡的海力士;还有一种是通过应用来拉动,整个珠三角最大的特点就是应用,珠海有十几年的历史,一些设计企业一直在全国排名位于前列。”
所以,珠海的产业定位就是做强设计,通过应用来带动整个产业链的不断完善。思路之一是引进高端芯片或通用芯片;另一个思路是把本地设计规模做大做好,通过引导优势企业开展IDM或者虚拟IDM模式,以此带动一些设备、材料、制造的布局。但是,布局的制造更多的是特色工艺,比如引进的一条8英寸特色工艺产线,而不太追求一定是先进工艺或12英寸晶圆厂。
深合区成立后,将与珠海联动发展,互相利用彼此优势,借助珠海市的空间,发展在横琴不能发展的企业,比如生产制造或封装测试;珠海引进的集成电路企业也可以利用深合区的政策优势或国际化平台优势,共谋发展。
 
贸易战和国产化替代
现在中美科技对抗愈演愈烈,整个行业芯片短缺,对国产化替代如何演绎?是否也是深合区的方向之一呢?
龚斌博士对国产化替代的提法表示赞同,但他说:“这个事情要一分为二看,一方面随着我国资金人才的投入,研发能力会逐步增强,本身就会通过技术驱动来实现国产替代,这是一个必然趋势,不管是否有贸易战,都是必然的,只不过贸易战加速了国产替代进程。第二,从投资和招商角度看,我们并不是唯国产化替代项目就重点去引进,还要评估这家企业的研发实力或产品竞争力,能达到国产替代又更多参与国际竞争才是好企业,这是我们要重点引进的。”
 
做出特色,实现多方共赢
龚斌最后强调,横琴深合区是国家的战略布局,在中国和全球集成电路产业博弈或竞合中具有重要地位。珠海、横琴深合区非常重视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拥有税收、区域和国际竞争、联动协同发展等诸多优势。
最重要的是,横琴要做和国内其他地方不太一样的东西,让更多海外人才或创业团队、外资企业来横琴岛发展,形成新的产业发展模式,实现国家、企业、创业者的多赢。

订阅我们的通讯!

电子邮件地址